日子一如既往,在孤独的困守中流逝c许许多多的


 文化是一种很奇特的东西.既是物质.也是心灵,是记忆,吏是想
象c每‘个民族甚罕每’个人都试图创造自己的神话,用记忆和想象塑
造自己的文化形象。以前听人说到“文河”,我总是立即想列横山河*
它且然没有什么含台蕴给的婉蜒的折.但校岁伞城区,阜已俨然这座城
市的“主流”c特别在马龙准备市新搞造自身形象的今天,其币要性不
百丽喻,从茶种意义上说,应视为这座城,TJ的文脉,理飞成为一条文化
的河。当然,我‘厢情愿地将它跟“文河”联系起来,主要还在于七跟
我的牛活密切札关。过去的许多年,我总是站在河边的山冈上,独白面
村这条在我身边流淌不息的河流,我生命巾的无数情节以及内心的计:多
好时光都已被它带走。也nJ以说,它是我自己的九曲义河c
    有一年,政府宣传部门组织厂一次名为“文河之春”的文化活动,
活动即将结束的别候,才被我知道。当财个喜欢跳舞的朋友约我山去
玩,朽一个小舞厅受,我们遇到了这个活动的颁奖晚会。仪式比较简
单,领导讲广话,颁厂奖,然后就是跳舞c奖从除广证书,还有一本汀
印的文学作品集c就着暗淡而迷幻的灯光.我匆勿翻阅了一卜,除了这
场活动的名字,共他都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。就在这时,一个女广来到
我身边,她邀请我跳舞c我非常惊讶,受龙舌惊,保做梦样,不知道
事情怎么会这样发牛。我知道她,曾经见过,从未打过招呼,史没有任
何交往。她说:知道你在写,怎么没见你的作品?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
回答她的,似乎后来她还说过“不要情局”之类的话。按照起码的礼
貌,我应该在稍后的舞的个请她跳舞,但等我淮备件的时候,她都勿勿
离开了!此瘸的某  天,阳)灿h扩的午后,我看见她手推单午走到我的
门前*那时我正在破败的小屋亟跟两个朋友闲谈.看见她却汉仑在意,
她也只是稍稍犹豫了下,就从我的门前过去了,
    日子一如既往,在孤独的困守中流逝c许许多多的流逝以后,这曲
个情节在某一天却突然从暗处同时浮现,像两座带有超弛电荷的云凶在
内心的旷野中相遇,  “轰隆”一声,我的址界顿时泅雨湃沦。我没卉之
找她.她也没仑冉来过c我知道,并不是持一个炊事都有结局,许多美
好的情节只能在心灵小存在,经不仕现实的考问c我宁愿将七带给我的
温暖勺感激,作为记忆和养分,渗透到生命的每一个细胞中立。
    那个仪晚以及相关的情节带给我的不仅仅是记忆,更重要的是此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