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是啦[我的意思是..”他已经语太伦次丁,方


对[脑于晕突然日出这个名下,我怎么没有想到姑?
名共妙的兴奋,说时迟,那时伙,他直开味精厂….
    味精厂,表梦的办公室。
    佛健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站在她而前。
    “枷棚  快干北列6:r  ”JJ<4自从榴IlT别/扮目
    “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?怎么找到这且的?有享吗?”袁3
    “高邪不见了,你一定要帮我。”他急切地双手抓住她说。
    “高雅?”哀梦有点个相信白己的耳朵。欢道是我听话丁?
你冉况一遍。”
    “足高抓不见了。”他再重复。
    “离东山走吗?她一间是个乖乖女,不会吧?怎么uJ能呢?“她问。
    “小是啦[我的意思是..”他已经语太伦次丁,方寸大乱,很着急地说:
她..唉[反作是个见丁嘛2她到底去丁哪掣呀i失踪啦2”
    他急得像个孩子似的直跺脚。
    “瞧你2急成这样?别着急,慢慢说。她东且人知道吗?”袁梦关心地问,
    “这么况,你也个匀蹬高雅的下治?”训仍柏有些失落地况。
    “究克发生丁什么事情?我还真是一尤所知。你知道的,我刚木个久,万事开头欢
足全身心投入到了工作中,希望给钡宁和同事们留L、好印象。一直没有刚上和高沽联系
于高犯酌情况更足不得而知了,就这些。”袁梦摊了摊手说,一副无N亲何的样子。
    “哦[历木AII此1”他好像白吉电惰,立刻值泄厂气的皮球,太精打灭想来。
    “快LA呀i她家晕人匀随吗?高雅个会出什么事nn?”袁妙开始着想丁。
    “投事儿,足我伐不着她了。”他坦率地说。
    “你找不着灿啦?”哀梦右有所恩,忽然灯像明有了什么似地口言口语迟:
这样。”
    哀妙悬着的心终于放丁下来,她笑着看做健构:这么帅气的小伙十多像个元助的孩十,
她猜想肯定足恋爱了,知道了愁滋昧,懂得了朴思,对心上人牵技。于是,她笑着问:“怎
么啦?和高雅吵架了?“
    “没有啦!怎么会?我怎么舍得和她吵?爱她都来个及。”他答。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找个着她贬?”她问到他的眼睛晕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