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要给我设冒那么多隙碍?不币讨锁?仍存心要


 天下本尤事,府人白扰之。
    “好听!妈,不说高沽了,现仟最重要的足爸爸,明大我就占买火午票,咱们准备户积,
你说行吗?”高孤立刻岔八话题。
    “看来也只能这样丁。我还是怕你姐和田涛搅4n在一起,让pA晓强另隧丁像什么话?怎
么给税同事文代?”母亲总算是表示同意丁。
    “你呀2不要再泥人优大了好不好?把你的心思全部放仟我爸爸身上就行了q看怎么做
才能让我爸爸尽快灯起来,给他精神上最大的安慰。就算足为了爸爸,不要再胡思乱想了,
可以吗?”高雅太亲地望着她。
    昂余还胡说什么,张/5k嘴父则丁回去,她看高雅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价上/,觉得没
有什么uJ抱怨的,也就没有再吱卢。
    高邪劝蛆蛆搬bI家仕,一边上班,一边照顾高阳的饮食起居。安排妥当,高邪才放心
地陪母光踏上开往父众那掣的火车。
    准备考研的郴仍柏,电从给高雅发出第一讨情书,就石沉大海,近高雅本人都杏力音
信。这今他极度不安和恐惧。他仆站人心且责怪口巳:健柿啊健柿!你这个笨发2怎么这么
鲁芥?肯定足吓到她了:我怎能这样不小心?高邪,足我铝了,我应该选能让你接受的方式
方法,都怪我1对4;起1高雅,高雅,高雅,我在心底千万油呼减价的名宁,伽rr得见吗?
都是我个好,求求你1别内惩罚我丁,个要内躲起来个见我丁,好个好?我整个人都崩泼丁。
没有你,时间J步难行。我终于深刻地钡悟到一日不见如隔;秋的滋味了。高犯,快山现在
我面前吧25lJ再折磨我这飘思念你的心了,灯吗?没有你的分分秒秒,对我而言都足一种痛
苦的煎熬。哪怕你拒绝丁我,/u\要能让我偷偷看你一眼,我就会很满足的,全少确定你是平
安的,税也就放心厂。高雅,我知道仍F去意己决”,我是选扦“决个退缩”的嘛[税早向仍康
白过的,uJ你为什么要%占N不明”呢?不要为难我了,如今你音信全无,将航线远一封锁,
今我无从力捞。高犯,不要再考验我的耐心了,我已经度的口年了,痛昔不堪。没有了你,
狡的整个山界都个对劲儿/,天地万物都能然失色,景随心变,我的天空JA蒙蒙一是。没有
iLl情做事,已太坝赖,万念惧JA—.北走得力影尤踪,我4f一个念头都路空。高雅,仍收回
来,孤单利寂寞把我的心都蚀主了,你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,我需要你,爱你足存在的怠
义。高邪,高雅,高雅——涡世界都足你。不能没有你。难道真5R手无策了吗?难过已经穷
途末路丁吗?我打听过那么多人,壬凯个匀隧,小齐个知道,就地仍损好的朋友粱燕和吴义
丽也没有你的消息。为什么要给我设冒那么多隙碍?不币讨锁?仍存心要犯忌疯吗?哀梦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