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艺术家看着白己得意的作品c现在他定在武汉的


 离开f家乡.王祈隆似乎丢了几根脑筋,变得傻头傻脑的了:
    大学的录取通加书上与着,报到时学校有接站的午c王祈隆出厂站f J就满
世界地看,车站是那样的巳大,行人如织,他觉得自己渺小得像只蚂蚁。有儿辆
接新生的车子都不是华小大学的,他差不多急得要哭了:这唁闹的陌生的城巾
是如此让他感到恐惧,他奸想念总站在村口等待他的奶奶。这户大的城市里如
此多的人.可是没有任fpJ人会惦记着他的到来。眼泅真的就出来了,
    王祈隆还没有到达日的地就开始怀念起他的家乡l
    后来,王祈降是先看到火车上那红衣裙的女孩.然后才看到他们学校接人
的车子。他和那红裙女孩坐了一路的火车都不知道,他们是要到同一所学校报
到的。
    上厂车.坐到红销女接的后面,他才怨到她和他是从向一个地方来的,心里
竞无端地踏实起来,他觉得好像离r4已的家又近了‘点:
    王祈隆穿了奶奶缝制的、多年被乡F旗子艳羡的白衬衣和蓝斜纹巾的裤
子,领于和袖口都扣得严严的:脚上是他娘为他绞尽脑汁惜避样子.下了功夫
做的干层底的煤灯芯绒扣鞋:他从家里背了行李走的时候,全村的人都出来
看,他们敬羡的目光把他拾了起来。他觉得自己是那般的白信,步子跨得那样
从容自在,简直可以用身轻如消来形容。丽旦,他也让他的奶奶为他骄傲得眼
睛发出猫—。佯增烟的光泽。奶奶现在nJ以站在人前.从从容容地看着他,像一
个艺术家看着白己得意的作品c现在他定在武汉的大学校困里,站在新生报到
的队伍里,望着那些来来往往像鱼一样快活地滑行在校园里、穿着花花绿线的
短袖衫和宽腿裤子、芽着捏亮的皮鞋的校友,他一下子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他是个从小学到中学郁被人注视的人,而到丁这里,他连注视别人的资格都没
有7。长到二十岁,他第一次有了一种找小到自信的感觉、
    从郑州来的穿红裙子的女孩叫刘圆圆,她是上沂隆进丁大学第一个同他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