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雅两者不能兼顾,一咬牙,一跺脚,次定放弃


   高犯准备毕业论文,处仟人牛的[字路门,考研还足参加工作?面临又一次选择。
    就仔这紧要关头,母亲接到一封电报,说父亲也了怠外事故,断了一个手臂,急火攻
iLl,父双口失明厂。
    舒亲承受小住打未,整Ir义义啼啼,寻死觅活,看见近巧近,建着谁斥谁,订服得像
个刺捐。什么郁不顺她的心,像吃了火药,句句话都足炸药包,攻得人体无完肤,搞得二个
孩子战战兢兢。很多次都是做灯的饭没有人动筷子。母亲不吃不喝,他们也陪着不吃不喝。
怎么劝昂余也个听,/u\是义,义得高雅心都碎/,高雅兴恨电己分身乏术,没有三头六臂。
    家庭大厦将领,学业如箭在弦上。内忧外心,捎得高雅顾此大彼,筋疲力尽。
    高洁被母亲粗暴地艇山东门。
    高雅两者不能兼顾,一咬牙,一跺脚,次定放弃口巳,拯救这个濒临瘫痪的东。
    “的,爸爸出事,我们心果都4;好受,4f个人都感同身受。你这样个珍惜电己的身体,
根本就于事太补。省务之总是看爸爸怎么样丁,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,能4;能将爸爸的拘苦
降到最低。不足咱们所有人一起父,一起绝食,一起折磨口巳,垦至F4n折磨就uJ以解决问
题,这样反而更糟糕。我们要想办法占弥补,共同面对,同心协力。我们部是你的亲人,不
是政人。让姐姐回水Rl吐少她可以照顾小阳和这个家。我陪你去看爸爸,见到他仍他就放
iGl丁。你况W?”高雅蹲在母米身边开导她。
    “叫我就是放心不门1PH,我走了他怎么办啊!”
    “你怎么分不山轻重缓急呢:目的最重要的足爸爸。再说啦2高阳邢那么人了,又不足
小孩十,会照顾白己的,你放心Dl观义,还有姐姐在呀[会照顾好他的,别担心啦[”高雅
安慰她沉。
    “别提你姐了!说她我气都不引一处来,为了她的婚事闹得满城风向,丢尽我的胎,你
看2我们足门训也不对阶——5E冲!我上辈子杀了她成名把她奶井且了,这辈子她找我报仇
的。能挣钱厂,饿个死丁,就4;要家丁,她享袍丫就个管别人的死活丁。她…—她….”母
余越况越大声,好似这些真是事实。
    “是你赶她走的i你和爸爸聚少离多,苦了你,发脾气我们能歼解。
你知道吗?别利东人战争了好吗?”高雅劝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