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决心要非常真实地描绘自己,甚至包括他的容


了。与此同时,他也开始对自己出版的《随笔集》进行修改。从
“波尔多版”《随笔集》来看:他精心斟酌每一个用词,即使是标
点符号都耐心改动,这种修改一直延续到他离世。此后的几个版
本有数不清的增补内容,充满名人的各种语录,在蒙田看来这是
他显示自己读过许多书的好机会,与此同时,他渐渐喜欢把自己
放在中心位置。以前的他谈论自己,仅仅是为了找寻自我,认识
自己;现在的他谈论自己,是为了向世人展示他是一个怎样的
人。他决心要非常真实地描绘自己,甚至包括他的容貌特征。他
在《随笔集》的第一稿很少谈到自己,却说出了更多的实质内
容。第一稿中的蒙田描述的是真正的蒙团,是隐退在塔楼书房的
蒙田,是在不断认识自己的蒙田。第一稿中的蒙田更真实。尽管
这位有智慧的人终于难以摆脱诱惑,但是他还是先必须把自己认
清,然后才能把真实的自我展现出来。“我的书可以放在书房的
角落里,给愿意了解和阅读我的著作的人们消磨时光用。别人写
自己.因为觉得自己的经历丰富,值得一读。我则恰恰相反,我
写的内容枯燥,不会有自持自擂的嫌疑。”蒙田也会担心他的书
没有入看,如果这样的话,他会觉得花了这么多时间进行的思
考,有些白费了。  “我在书中的形象是现实中的我真实的写照,
因此能从我身上吸取很多东西,我必须经常训练自己……我给别
人描绘我的形象,给我着上的色彩比本身还要明晰。与其说是我
塑造了书,还不如说是书塑造了我。”’
    有人可能会间这样不断地了解自己,是不是在浪费时间。有
的人在思想上探究自己,有的人在口头上回顾自己,他们没有先
审视自己,也不会深入地剖析自己。蒙田在研究自己,而且把这
作为自己的工作和职业,待之以恒、诚心诚意地进行研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