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负责任,终将高食其果。在餐馆停业的那几个


着的点,孩子的外公送来了葡曲树,要为它淮备一个攀爬的架子*十是
你在汀理这小同的向时,也被它慢慢地打理c你生命小的些时允,就
这样橡宰气一样分解.变成养分,被那些草木收走*
    后来,旁边的一家住户搬走广,房厂卖给别人开厂一个餐馆。餐馆
的主人全然不顾其他住户的反对,将院子搭上石相瓦改成厨房,还占据
公川走道搭建柴棚.把一条苍道弄得肮服不娱。吏要命的是他不愿意出
钱安装抽排油烟的设备,闪此每当会客上门,他家厨房里就  阵乱响,
呜里吐啦闹了起来.鼓风机的轰鸣将混合了煤油菜油猪油酸味辣味烟味
以及各种呛人气息的烟尘哨送11来,四下里RL窜。我们的小阔与他家厨
房仪一墙相隔,首当其冲成了最大的受台者c找他理论过儿次,起先他
还推匪几句,说过两天想办法改造,认真追究、他就撒赖,说:要么你
们也开馆子[我’生气,就要跟他斗争到庇,都被朋友劝住了!朋友说
先以着,那么一个臭馆子能开多久!想想自己也是个怕事的人,哪有那
么多精神跟人纠处,只能委的求令。可是不到一年,桂花树莫名共妙死
掉了.竹子连同幼芽一起枯朽了,岔栽的天丝葵、油棕,还卉养了将近
[‘年的君厂羊,相继枯萎,死掉厂;只有爬山虎,覆羔广阔墙,义蹿卜
二楼,却是蓬头垢而,污浊不堪,不知为我们遮挡了多少要命的烟土。
    没想列朋友的话竟然应验了。那家餐馆牛意日渐萧条.终十难以
为继,倒掉了。小地方有小地方的特别处,你来我往,亡弯八拐大家就
都是熟人了c熟人社会,态度决定一切,不苔市别人,你能混得多久?
不负责任,终将高食其果。在餐馆停业的那几个月里,沉睡的苹木仿佛
突然绽放了激情,重新丑:我们的小同焕发勃动生机c芭蕉叶大,绣球花
肥,鸭掌木伸展于臂;山茶如同一个沦落风半边受凌辱的美妇人终十获
得解脱,  ’个平节的雨水或许就可以让她脱胎换甘;爬山虎不愧是攀缘
的局于,不知不觉中甲已窜上楼顶,再将它的藤妙披挂下来,为小鸟们
构筑厂一片浓荫。我曾绊站在窗厂后面细细汀量过它们羽毛卜的花纹。
万一天卞睡起来,看见一只惊慌失措的小乌,乔不清是怎么近来的,找
不列出lJ,扑腾着翅膀到处乱留,就替它推开窗子v等列下班回来,它
已经6走,没有记住它的样子,不知道外而这群鸟小是不是有它。
    员然餐馆后来又恢复营业,但是已换了主人,又对厨房进行了改
造,安卜批排洲烟的设备.尽管仍然飘散着洲烟,但对我们的影响巳大